当前位置:必威体育 > 必威体育 > 足球 > 正文

足球丨半岛记者专访青岛人魏吉鸿 第一位执法亚

未知 2019-01-25 16:14

  在中国足球圈,说起魏吉鸿的名字,恐怕没有人会不知道。1971年进入山东省青年足球队,1979年作为山东队的主力守门员称霸国内足坛,勇夺全国运动会冠军。退役后从事裁判工作,1986年成为国家级裁判员,三年后成为国际级裁判员。曾三次拿到金哨奖,执法过世预赛亚洲区十强赛、亚洲杯、亚运会、世青赛等一系列国际大赛。就在2019年亚洲杯正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记者找到了65岁的魏吉鸿,他回忆了当年执法亚洲杯时的一些趣事。魏老也期待着中国队这次能够再创当年的辉煌。

  今年65岁的魏吉鸿把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中国足球。但不得不说的是,球员时代的魏吉鸿肯定不如裁判时代的魏吉鸿来得有名。在职业化初期,魏吉鸿曾连续三年拿到金哨奖。也正是因为执法水平高,他成为了第一位执法亚洲杯的中国裁判。

  魏吉鸿以主裁的身份执法了1992年的亚洲杯揭幕战。那场比赛日本队0:0打平了阿联酋。说起当时那场比赛,魏吉鸿透露了赛后发生的一些故事。“那届亚洲杯揭幕战是在日本广岛进行的,日本作为东道主虽然没能赢得开门红,但踢得相当不错,当时我吹完那场比赛后,得到了裁委会的认可,张吉龙(时任亚足联副主席)赛后找到我,说我的执法得到了方方面面的肯定,让我准备一下,下面可能要继续吹淘汰赛的比赛。”虽然时隔20多年,但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魏老依然记忆犹新。

  参加1992年亚洲杯的那支中国队由德国教练施拉普纳率领,当时外界对那支队伍的前景并不看好。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中国队小组赛两平一胜,以头名出线。尤其是小组赛最后一战对阵卡塔尔的比赛,彭伟国在比赛70多分钟的时候,一脚远射奠定胜局。当时坐在观众席上与裁委会主席布索将军一起观看比赛的魏吉鸿心情是又喜又悲。“那种心情确实是很复杂的,中国队晋级淘汰赛我肯定是很高兴的,但我却失去了执法亚洲杯淘汰赛机会,失去创造中国裁判员新历史的机会,所以高兴中夹杂着沮丧,当时布索将军笑着和我说,‘魏,明天我就要给你订机票送你回家了’。说实话,他的那句玩笑话我到现在一直记着。”魏吉鸿苦笑着说道。

  魏吉鸿不仅执法过亚洲杯,还曾两次执法亚运会,也吹过世界杯亚洲区十强赛。他的执法经历基本代表了中国裁判的巅峰之作。在赛场上,魏吉鸿以敢于出牌,判罚严厉而著名,这也是他最鲜明的执法特点。

  “笑面虎”“微笑刺客”这些绰号都是当年圈内人送给魏吉鸿的。一来是说他在赛场上总是保持着微笑;最要命的是,到了关键时刻,他从来不手软,不管犯规球员名气多大,他从来都不吝啬于红黄牌的出示。“足球执法的基础就是公平公正,这点对任何一名球员都不例外,直到现在,不管是郝海东、范志毅、彭伟国,见到我依然是很尊敬的。”

  这次在阿联酋进行的2019年亚洲杯决赛阶段的比赛,中国在时隔18年后再次有两名裁判入选了执法队伍,分别是傅明和马宁。作为裁判界的绝对前辈,魏吉鸿说自己并不敢给后辈提什么建议,只是在回顾自己足球场的执法生涯时,总结出了一些经验,也希望对年轻裁判能够有所帮助。魏吉鸿说:“裁判在球场上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我的特点就是狠和准。狠就是不要怕出牌,现在很多足球比赛中球员受伤,就是裁判在之前的吹罚上过于松懈,让队员动作越来越大,后来收不住造成了不可控制的场面,所以一定要狠。但这个狠要由准来做保证,就是要力争每次响哨都要准确无误,想做到这点,体能是关键,因为只有你能跑,才能保证你能够跟得上比赛的节奏,能够最大可能地出现在离犯规现场较近的地方。”

  魏吉鸿从小踢球,不到20岁就进入了山东省队,并和队友一起在1979年的时候拿到过全国运动会足球项目的冠军。退役后,魏吉鸿还在体校担任过教练员。正是这些从业经历让他后来走上球场执法岗位后变得更加游刃有余。

  “我可以说是我们那批裁判里面最为优秀的裁判之一,很关键的原因是我的球场经验非常丰富,从小踢球,后来进了专业队,退下来干过教练员,这些对我当裁判有很大帮助,我了解运动员的心态,了解教练员的心态,所以我能够很准确地判断他们在场上的一些动作,这是很多裁判员不具备的,所以说一名好的裁判也必须要懂点心理学。”魏吉鸿点出了自己做裁判员之所以成功的关键。

  魏吉鸿是中国截至目前唯一一名执法过世预赛亚洲区十强赛的裁判。他也曾执法过在葡萄牙进行的足球世青赛,并获得了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的嘉奖。说起执法国内比赛与国际比赛的最大不同时,魏吉鸿表示,级别越高的比赛,队员对于裁判员的尊重程度越高,比赛吹罚的难度反而变得比较小。“现在中国足球水平还在发展阶段,但球员教练员的脾气都是越来越大,上到中超中甲,甚至咱业余足球场上,球员和裁判之间,教练员和裁判之间矛盾不断,甚至辱骂殴打裁判的情况都有出现,这在我执法那个年代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魏吉鸿说道。在比较的同时,魏老回忆起自己执法的唯一一场十强赛,对阵双方是韩国和乌兹别克斯坦,“那场比赛是场生死战,双方队员拼得很凶,但他们对裁判判罚的绝对服从让我印象深刻。”魏老说道。

  如今,退了休的魏吉鸿依然离不开足球。因为家人的原因,魏老一年当中有一半的时间在美国生活,他在当地依然组织了一支老年足球队,经常参加足球比赛;回到国内,他的足球活动更多,不仅参加老年足球队的活动,还担任青岛足协的顾问,“我这辈子是离不开足球了,这次亚洲杯中国队表现不错,并且赛场上又有了咱中国裁判的身影,这都是令咱中国足球人骄傲的事。”魏老乐呵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