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威体育 > 必威体育 > 足球 > 正文

欧洲足球因子影响亚洲杯

未知 2019-01-25 16:13

  本国联赛优渥的待遇,让沙特球员固步自封不愿去欧洲联赛提高自己,足球理念上的差距是他们败给日本队的重要原因

  日本队1比0击败沙特队,澳大利亚队点球大战4比2击败乌兹别克斯坦队,这两场亚洲杯八分之一决赛有何共同点?

  有两个,首先是这四支球队都具备很强实力,如果小组赛都正常发挥的话,这两场对决本不应该在八分之一决赛中就出现。其次则是决定这两场比赛胜负的都是效力于欧洲联赛的球员,为日本队打进全场唯一进球的中卫冨安健洋效力于比利时圣图尔登俱乐部,在点球大战中表现神勇的澳大利亚队门将马修·瑞安则效力于英超布莱顿俱乐部。

  偶然?至少沙特队主帅皮奇并不这么认为,在被淘汰出局后,这位前智利国家队主帅直言沙特是输在了足球发展理念上,日本队阵中有非常多球员在欧洲联赛踢球,在欧洲联赛效力的经历不仅提升了他们的个人能力,同时也让他们可以将先进的足球理念带回到日本国家队,进一步提升了国家队的整体水准。

  “沙特足球在这方面应该向日本足球学习,沙特的球员同样应该放眼世界,努力走出去,去学习更先进的足球理念。”皮齐指出,阿根廷主帅努力向沙特球员灌输传控足球理念,四场比赛沙特队都占据着绝对的控球优势,但结果却很糟糕,小组赛最后一战沙特队带着71%的控球率输给了卡塔尔队,导致只能在八分之一决赛中提前遭遇日本队。对日本队,沙特队更进一步,控球率达到了惊人的76.3%,结果却再次输球,皮齐也无可奈何。

  皮齐对日本队的羡慕是有道理的,日本队23名参赛球员中有13人效力于欧洲联赛,其中还不包括效力于香川真司等在欧洲闯荡多年因各种原因未参加本届亚洲杯的老将,而沙特队的23名球员无一例外全部来自国内联赛。

  去年1月,沙特足协曾推出过轰轰烈烈的留洋计划,将诸多国脚集体送往西班牙加盟西甲或西乙球队,但结果却不如人意,加盟西甲的三名球员半个赛季加起来才在西甲替补出场一次,租借到期后又返回了沙特国内踢球,留洋计划就此告终。

  同样的故事也在澳大利亚队对乌兹别克斯坦队的比赛中发生,乌兹别克斯坦队的23名参赛球员里仅有三人效力于欧洲联赛,澳大利亚队内则有15名球员在欧洲联赛效力,在点球大战中扑出两粒点球的门将马修·瑞安是英超布莱顿俱乐部主力门将,上赛季英超38轮场场首发,本赛季参加亚洲杯前的19轮联赛同样全都以首发身份登场。

  “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为什么可以在英超踢主力,他是一位精英级别的门将。”澳大利亚主帅阿诺德对马修·瑞安的表现赞不绝口。乌兹别克斯坦主帅库珀则在赛前就谈到了经验问题:“如果球员一直都在高水平赛事中接受考验,那么他们在大赛中的表现自然就会更好,信心更足,更能发挥出真实水平,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鼓励球员去欧洲踢球。”

  英格兰《卫报》认为本届亚洲杯展现出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强队与弱队之间的差距在缩小,那些所谓的足球小国在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中赶了上来,有不少球员都在亚洲最好的几大联赛中踢球,加上亚冠联赛的影响,已经并不惧怕亚洲级别的竞争。在这样的背景下,欧洲足球因子就成为了决定性因素,哪支球队拥有更多更好的旅欧球员,就更有机会赢下胜利。

  不敌日本队无缘八强后,《sportskeeda》网站总结沙特队表现不佳的原因,其中重要一条便是球员缺乏足够的动力,这并非是指沙特队球员在球场上没有足够的斗志和求胜欲,而是指他们在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时缺乏主动跳出舒适区的勇气,不愿意去更高水平赛事接受考验,而即便去了,也会因各种各样的场外原因选择放弃。

  该网站指出这也是困扰沙特足球的老问题了,不仅是这批球员,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沙特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球员,在世界杯的舞台上有出色表现,但却几乎没有哪位球员能在欧洲足坛站稳脚跟,更别说是取得出色成就了。

  同样的,去年世界杯上沙特队小组赛首战虽惨败俄罗斯,但接下来对乌拉圭队与埃及队两场比赛的表现却很出色,并击败了萨拉赫领衔的埃及队。然而世界杯结束后,没有哪怕一名沙特球员前往欧洲踢球,甚至就连原本租借在西班牙的球员也都选择了回归。

  原因?很简单。沙特国内的几家豪门俱乐部皆背靠大金主,可以给沙特球员开出丝毫不逊色于欧洲俱乐部的薪水,甚至还更多。举例来说,上赛季曾以租借身份加盟西甲莱加内斯的谢赫里早在2003年时身价就达到了千万欧元,从伊蒂法克俱乐部转会去了纳斯尔俱乐部,创造了当时的沙特国内联赛球员转会身价纪录。

  去欧洲踢不上主力,只能在替补席上度日,收入还大幅缩水,沙特球员都倾向于留在国内踢球也就不难理解了。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年初的留洋计划作为沙特“2030愿景计划”的一部分,完全是由沙特政府推动,足协也只是执行方而已,政府强制要求国内俱乐部放人,各大俱乐部虽然同意但私下里还是意见很大,球员在坐了半个赛季板凳后也是心灰意冷,加上世界杯小组赛未出线,这一计划立即便偃旗息鼓。

  而就在去年世界杯结束后不久,沙特豪门阿尔希拉尔豪迈地砸出1400万欧元租借费,从阿联酋阿尔艾因俱乐部签下了有“海湾梅西”之称的奥马尔,开出的年薪更是达到了欧洲顶级豪门级别的480万欧元,在这样的“正面例子”前,完全没有限薪一说的沙特球员怎会有动力出国踢球?

  亚洲杯开始前,皮齐就曾隐晦地谈到这个问题,表示球队集训时间长的确是个优势,这样就有足够时间去贯彻自己的战术理念,“但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东西还是球员能力,包括技术能力与执行能力,这不是我所能改变的。”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加盟阿尔希拉尔后不久,奥马尔便遭遇膝盖重伤并因此无缘本届亚洲杯,导致阿联酋队实力大减,主教练扎切罗尼围绕奥马尔打造的战术体系全部推倒重来,小组赛虽拿到第一,但八分之一决赛面对吉尔吉斯斯坦只是加时赛涉险过关,对方还三次击中门框!

  澳大利亚主帅阿诺德也抱怨过阿尔希拉尔俱乐部——小组赛次轮结束后,阿尔希拉尔正式宣布与澳大利亚主力中卫,效力于贝尔格莱德红星的德格内克签约,阿诺德无可奈何:“我理解球员要为未来打算,但也希望他们能将精力都集中到亚洲杯上。”

  虽是上届冠军,但由于告别了卡希尔等一批老将的缘故,澳大利亚队在本届亚洲杯上的表现并不是特别出色,边锋马比尔是为数不多的亮点。小组赛次轮对巴勒斯坦队打进全队第二球,最后一轮对叙利亚队又是他为队首开纪录,进入淘汰赛后虽然老将莱基复出,但马比尔已经坐稳了主力位置。

  马比尔今年23岁,与其他队友不同,马比尔是为了生存而踢球,他出生于肯尼亚西北部的卡库马,父母都是南苏丹难民,为逃避战火来到联合国在卡库马设立的难民营。“在那里的每一天都是战争,我每天只吃一顿饭,大部分都是在晚上。”马比尔说,“因为白天可以熬,晚上没吃饱就睡不着。”

  马比尔在难民营过了整整十年,在那里足球几乎是唯一可以带给他快乐的东西,当然球鞋就别想了,也没有正规场地,马比尔如果想看比赛直播的话得走上两小时的路,然后交一美元的观看费,对当时的马比尔来说那可是一笔巨款。

  13年前,马比尔随全家来到澳大利亚,终于有机会去追求自己的足球梦,他的第一堂训练课被安排在了五岁以下儿童组,以马比尔自己的说法:“其实压根就不算训练,就是抱个球随便踢而已。”

  2013年8月,马比尔被选入了澳大利亚U19青年队,一年后晋升到U23青年队,去年10月在对科威特的比赛中完成了自己的国家队处子秀并收获了处子球,迄今为止在国际赛事中出场八次打进了四球。

  “现在的我与当年在卡库马奔跑的那个我并没有什么不同。”马比尔说,“我踢球不只是为了快乐,还为了生存,当年我是为了我自己,现在则是为了别人,我每年都会回卡库马,在那里有许多人需要我的帮助,为了能帮到他们,我必须全力奔跑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