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威体育 > 娱乐 > 明星 > 正文

明星“限酬”效果明显 片酬上限降为7000万左右

未知 2019-01-25 16:20

  2018税务大年,影视行业税务乱象丛生,税务总局10月开始以霹雳手段整治,广电总局11月接着倡导明星“限酬”。时间已过数月,2019新年伊始,影视行业变化几何?

  小娱走访发现,“税前”合同已成为行业共识,明星“限酬”效果颇为明显。多位行业资深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线折,很普遍。”

  有消息称,准一线青年演员,普遍折价一半以上,以2000万到3000万成交者居多,有人甚至降了8成,1000万成交;而大明星普遍低调,少有接戏,业内人士透露其市场上限为7000万左右,片酬过亿的时代已然终结。

  业内某资深人士对未来持续看空:“片酬能到3000万,已经很不错了,市场每周都在变,在限薪令和税务两道关卡之外,三大视频平台日益收缩的预算,成为市场上更大的不确定因素。”

  “再往后推一个月,1000万的戏,明星们都得来抢。”这位资深人士认为,现在大家还能谈谈片酬,再过段时间,明星们讨论的,将是“无戏可拍”。与日益明朗的明星片酬相比,影视行业工作人员的税负问题,依然在博弈当中。

  独立制片人秦小木表示:“以前通过工作室,几个点税率,现在最高要30%多,很多编剧、导演、监制等,收入都符合最高档。值得欣慰的是,经过谈判,片方往往会愿意承担一部分税点。”

  “大合同暂缓签约,大家一直寻找其他可避税通道。”一位影视公司财务总监对娱乐资本论透露,天津、厦门等地近几日传来的核定税率消息,一度让圈里人振奋不已,但娱乐资本论发现,相关税率文章已被删除,此前的政策传闻能否真正落地还有待观察。

  秦小木做了4年制片,创建了多个满员的影视交流群,消息四通八达。此前,广电总局2018年11月发出“限酬”通知,规定明星片酬40%和70%的比例,即主演片酬占比不得超项目总预算的28%。随后,三大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等6家影视公司公开声明,演员总片酬不得超5000万。

  不过秦小木从一位近期频繁出入总局的制片主任处打听到,演员片酬不是5000万封顶,而是超过3000万,就很危险,很容易被抽查。对此娱乐资本论致电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办公室核实,对方回应“未听说,一切看公告。”

  虽然没有明文,但秦小木最近观察的明星成交价几乎没有超过3000万的,均为准一线青年演员。秦小木描述这一类演员为——有过大火作品,但不是男一女一,也单独挑过大梁,属于大家都知道的,但根基并不稳,遇到合适的作品就能稳升一线。

  “这类准一线万的数字,以前可以谈,谈到4000万就不肯降了,现在普遍成交价为2000、3000千万,降一半,还都是税前。”

  另一位制片人告诉娱乐资本论,他获得的情报也大概如此,如黄景瑜的《青春创世纪》,在限酬政策之前报价7000万,政策之后,成交价为3000万。当然还有降8成以上的,如报价6000万的尹正,因十分喜欢《原生之罪》,自愿降到1000万。娱乐资本论分别以微博私信的方式,咨询了黄景瑜和尹正的经纪公司关于演员片酬问题,截至发稿前,均未得到回复。

  “还有,你有没有发现杨颖、唐嫣、赵丽颖这些大明星,一点动静都没有。”秦小木认为现在不管是税务总局还是广电总局,盯上的就是这些S级别的明星。“限酬、税务标准摆在那呢,当然我们片方也不敢随意请,风险太大,肯定会被查。”

  “天下苦明星久矣。”秦小木表示演员“限酬”对行业十分利好,可以倒逼行业将更多的钱用作制作层面,不再唯明星论,也给了众多二三线演员出头的机会。“总局限酬属于倡导型意见,没有法律强制效应,但就是给了全行业一个‘师出有名’,大家合力一起压价。”

  当然更积极的是市场反馈。过去2年里,很多大明星、大IP剧都扑了,秦小木告诉小娱,现在业内认可的是平台购片协议。“比如你有没有湖南卫视、江苏卫视的购片协议,购片框架也行,有没有播出平台参投?现在片方卡的是回收渠道,而不是明星咖位了。”

  另一位从业8年的制片人唐朝告诉娱乐资本论,总局虽然对明星限酬,但市场需求仍在。“不可能准一线万成交,S级的大明星也这个价,这不合理,也没人接受。”

  唐朝从去年至今经手了5个项目,最大一个的投资超5亿,他向小娱确定地表示很多主演的片酬都超过了3000万,合同上签的是5000万。“税前5000万,是根据总局精神和行业指导来定的,这个标准我们肯定满足,不然也过不了审。”

  虽然行业倡导将明星片酬限制在了5000万,但唐朝仍然觉得S级演员的市场价不止这个价。“那些扛收视、票房的大演员,在现阶段,我认为市场能给他们的上限是7000万左右。”

  唐朝告诉娱乐资本论,一个演员如果值7000万,那么一种处理方式为,给她5000万的片酬,另外再给她的经纪公司2000万的监制费。合同上的片酬属于劳务报酬,税率清楚,而监制费给到了经纪公司,明星最后怎么能拿到,则十分考验公司手段。

  “最后就是用大量的衣食住行成本去抵消掉,1000、2000万,对于经纪公司还是可以达到的,多了不行。所以我说市场给大明星的上限是7000万左右。”唐朝解释。此前有传言称,陈伟霆就在慈文主控的《风暴舞》中拿了1.6亿的片酬,目前该片已经杀青。娱乐资本论就此事咨询了慈文传媒的一位中层,得到的回复为“谣言。”

  “天价妖风总算能治了。”秦小木感慨,“以前那些大明星,动辄1亿大几的,我们哪敢想啊。现在你说我们拿着鸡毛当令箭也好,反正5000万,不能再多了。要是想请赵丽颖或者吴亦凡的,两人加一起1个亿,甚至我们可以给到1.2亿再多一点,想想也没那么可怕了。”

  片方只愿承担6%的税点,总局或卡“发行许可证”“明星从来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市场也不那么吃他们,国家让我们打哪就打哪呗,跟着党走没错。”秦小木话锋一转,跟小娱不断强调——“税改”才是对行业影响更加深远的大事。“这个点你们行业媒体一定要卡准了!”

  11月,税务总局要求影视公司对税务问题进行自查,随后,秦小木身边注册了工作室的编剧和制片人朋友,几乎无一例外前往税务部门申报“补税”,相比之下,通过公司,而不是工作室进行个人收支的秦小木“逃过一劫”。

  “我们行业里的知名导演、编剧、制片什么,几百万的报酬很常见,以前通过工作室只交几个税点,现在要补20%几,变化巨大。”秦小木告诉娱乐资本论,这几个月几乎没听到大项目开机,小体量的网大网剧倒有不少,而大合同大家都等着春节后观望,到底怎么签约最好,税率是多少,怎么分配?

  “现在是行业最迷茫的时候,明星的片酬有税总看着、总局压着,该交多少交多少,但具体到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呢?毕竟我们不比明星赚钱那么容易,很多还是人生第一桶金。”秦小木长吁短叹,把影视税务缓解的希望压在了春节后。

  “11月税总说要查影视税务的时候,很多热钱走了,接着12月,国务院就发文说‘电影发行免增值税’,鼓励社会资本投文化产业。”秦小木会心一笑,“你懂的,国家跟老百姓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政策什么的都是先放出来看看效果,后面有可能调整或者改进。”

  寄托外界改变自然是下下策,日子还要过。秦小木近段时间咨询了很多财务、税务筹划以及法务人员,想在合法合规情况下少缴税,得出的结论为“公对公”打款一定比“公对私”打款划算。以劳务报酬为例,按照新《个税法》,个人收取劳务报酬扣除20%费用后,按3%-45%,7级税率累进,最高为36%;而如果个人用工作室进行收款,按5%-35%,5级累进税率,个税最高为28%。

  “工作室其实就是个人独资企业,工作室账户可以由个人来操作。”秦小木现在对注册工作室跃跃欲试,也在四处打听税收洼地。此外,她还有一个成熟的想法:不把钱从工作室账户上取出,这样避免了极高的个税,而自己一切的生活用度,都可以从工作室账户上走账。“这样一来,只要付出3%(小规模)或6%(一般纳税人)的增值税,及相关附加税!”

  秦小木介绍,理论上工作室仍然是避税最好的方式,但由于前一段时间补税的风声实在太紧,现在5万以上打款就会受到监控,所以对工作室的使用大家持谨慎态度,现在业内人大多根据明星片酬的操作情况来进行参考。

  “根据明星的情况,片方走账,有公司的就先打公司账上,谈下来,片方一般愿意承担票面上6个点的增值税点,至于公司要怎么这笔钱取出来给艺人,那就是公司的事了。”

  以明星为参考,秦小木认为业内工作人员谈判最终会达成一个共识,就是“公对公”打款,片方愿意承担票面上的税点(增值税),乙方(艺人方)需要提供发票,流程为——见合同、见发票、再打款。至于公司账上的钱怎么取出来,则可以尽量用成本抵消。

  “现在发票是整个行业里最重要的事,税前价、税后价、谁去缴税,一定要在合同写的明明白白。甲方每打一笔钱,就一定要见到发票,所以一般愿意承担票面税率。”

  唐朝的见闻与秦小木大致相符,不过他告诉娱乐资本论,片酬市场仍然有监管不到的地方。“现在在影视行业,500万-5000万的合同,合同与实际相符,是什么就是什么;5000万以上,会有1000、2000万通过监制费的形式另外给公司;500万以下的,多是一半合同一半现金。”

  唐朝认为,不管怎么操作,总局规定的40%和70%一定要满足,而5000万左右的片酬合同都会被总局抽查。最近制片群里流传出一条消息,其中就有“总局会在片方拿‘发行许可证’之前,要求看整体预算和所有演员账户的银行账单。”这条消息让唐朝格外谨慎。“所以,预算、片酬一定要做好,不然可能意味着拿不到‘发行许可证’。”

  事实上这条消息早在8月份总局发“限酬”令时传出,至今没有定论。娱乐资本论至此致电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办公室,得到的回复为“现在还处在研究阶段,有几个方案正在考虑,有可能是由行业协会来监管,也有可能行政管理,但我们目前还没要求收材料。”

  另外,一位匿名人士爆料,有制片人想签下艺人又因为总局限酬,而不得不明面上做一份合同,私底下再跟艺人“打欠条”,最后甚至违约不给款。对此,唐朝和秦小木都认为十分不可信。“没听说过,现在是戏比人缺,不行可以换人,影视行业这个档口,闹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