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威体育 > 财经 > 正文

全球原油新秩序:市场对页岩油的根本性误读?

未知 2019-01-14 10:35

  页岩油正在成为原油市场的另一股平衡力量。因其弹性供应的特性,页岩油能在油价下跌时迅速减产,给予油价下行保护;而在油价上行时由于地质限制不会大量涌入油市。这对于OPEC和其他传统产油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天赐之礼”。

  对于原油市场,我们普遍达成的一种共识是,美国页岩油的出现成为原油市场的头号游戏规则改变者——正是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大增,全球原油供需打破平衡,令OPEC失去了对原油市场的控制能力。

  投资机构Semper Augustus Capital总裁Nawar Alsaadi近日在原油咨询网站上刊文(此处是原文链接),提出了截然不同于市场共识的一种见解。在Alsaadi看来,市场其实根本性地误读了关于美国页岩油在整个原油市场中的重要的平衡作用。美国页岩油的出现其实是在协同OPEC一起平衡原油市场。?

  Alsaadi认为,由于页岩油能实现的弹性供应在历史上“前所未有”,它能对价格迅速做出反应来调节产量,进而给原油市场带入了一种中期供应平衡机制,给油价带来区间上限和下限。

  油价下跌时,页岩油生产商能迅速减产,给予油价下行保护;而在油价上行时,由于地域限制,页岩油不会大量涌入市场。对OPEC和其他传统产油国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赐之礼”。

  在美国页岩油问世之前的几十年里,国际原油市场只有一股维护市场稳定的力量,那就是OPEC。

  石油市场之所以曾经是这样的结构,其根本原因在于传统原油生产的本质。美国页岩油出现之前,大多数非OPEC石油生产分为两类:花了5到7年时间构建的主要离岸油田(北海、墨西哥湾等等),以及更加成熟的常规陆上油田(美国传统油田、俄罗斯西伯利亚等等)。

  上述这两种传统的石油供应来源都对油价的变化要么没有反应,要么反应缓慢——主要离岸油田的产油并不太受油价变动的影响,而传统的常规陆上油田产量下降幅度很浅(低于10%),意味着即使钻井活动放缓,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也难以实现真正有意义的减产。

  上述状态意味着,在原油的供给或需求突然变化时,OPEC需要调整生产来平衡原油市场——OPEC能够灵活地调整原油供给,可以在一两个月内从市场上撤出数百万桶的产量。2008/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后,OPEC迅速削减400万桶日产量供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种能力OPEC曾经有,现在仍然有。

  然而,2014年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大规模实现,颠覆了原油市场此前的平衡机制,因为美国页岩油的出现和其能实现的弹性供应相当于为原油市场引入了一种中期原油供应平衡机制,从长远来看,该机制将对原油市场,尤其是对非页岩油生产商起到支撑作用。

  2014年石油危机后非OPEC产油国的生产趋势很好的印证了Alsaadi的观点。根据EIA数据显示,2014年底石油危机后,2014年12月至2016年12月,美国本土48州的原油产量(除了墨西哥湾以外)下降了100万桶日产量:

  2014年12月,占美国原油产量70%的页岩油产量下降69万桶,较上年同期下降13%,至523万桶;2015年12月,页岩油产量下降5.2%,至497万桶;2016年12月又下降8.6%,至454万桶。

  美国页岩油产量的迅速下降与墨西哥湾石油产量反而上升形成鲜明对比:墨西哥湾石油产量同期增长18%,从145万桶增至172万桶,原因是海上油田的生产在时间上长期领先。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除美国以外的非OPEC产油国。2014年12月至2016年12月,非OPEC产油国的原油产量一直维持在4350万桶左右。(注意:2016年5月产量下降至42.5万吨主要是由于森林大火导致的加拿大意外停运,与油价变化无关。)

  由此可以看出,墨西哥湾和除美国外的非OPEC原油产量均未对油价变化做出反应。这并不是说这些产油地不会对低油价做出反应——他们最终会做出反应的——而是说,可能需要滞后3到5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最迟可能要在2020年我们才能看到它们产量下降。

  很明显,美国页岩油生产是对油价变化最敏感的自由石油市场。随着美国页岩油产量在全球石油供应中占据越来越大的份额,其弹性的特性将对全球原油市场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根据EIA的数据显示,2014年12月,美国页岩油产量为523万桶,而传统原油产量的递减率为30万桶/月。为了保持原油总产量不变,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每个月都必须改变产量。当月美国页岩油净产量增长至11.4万桶,其中新增产量4.14万桶,新增产量中72%是用于弥补传统产量的下降。如今,美国页岩油产量为803万桶,而原油月总产量下降53万桶。2018年12月,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产量增加了11.4万桶,其中新增产量64.4万桶,新增产量中82%用于弥补传统产量的下降。

  上述最后一点最为重要:82%的美国页岩油新增产量是为了取代传统产量的下降(2014年这一数字为72%),这意味着只有18%的美国页岩油新增产量为美国原油供应的净增长做出了贡献。

  根据2015 - 2016年的经验来看,大多数市场观察人士一致认为,鉴于当前WTI价格处于在每桶50美元以下的水平,美国页岩油产量不可能显著增长(WTI在2015年(48美元)和2016年(43美元)的平均价格都低于50美元)。据此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如果WTI价格维持当前水平,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长在未来几个月要么放缓,要么收缩。如前所述,今天美国页岩油产量要比2014年大得多,而传统产量递减率要比2014年大得多——这意味着经济活动即使只是轻微放缓,可能也会对美国的原油总产量产生巨大影响。

  如果我们假设美国页岩油的生产随着经济放缓而有所放缓,到2019年第一季度末,新增产量从每月64.4万桶放缓至58万桶,美国原油净生产的年增长率将从每年130万桶下降到每年60万桶,也就是下降54%。显然,这些数字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新增产量的放缓,传统产量下降速度最终也会放缓,但从方向上讲,这个数据非常有说服力。

  最重要的是,随着美国产量的增长,以及其新增产量的越来越大部分是为了取代传统产量的下降,美国产量对钻井和完井活动的微小变化变得越来越敏感,这可能对全球原油市场的平衡产生重大影响。这种情况在石油市场的历史上前所未有,因为从来没有哪个原油供应来源能像美国页岩油那样,“收放自如”

  如前所述,美国页岩油对原油价格的变化十分敏感,这为全球原油市场引入了一股新的平衡力量。当油价低于50美元时,这股力量会控制油价下限在这一水平;当油价高于70美元时,这种力量又会控制油价上限在这一水平,因为多数页岩油生产商会在这个价格水平增加供给以获利。

  与传统观点相反,Alsaadi认为页岩油的出现对非页岩油生产商的影响是积极的。美国页岩油的出现给油价设定了一个区间上限,让油价不能无限上涨——这并不是一个负面因素,因为油价的大幅飙升通常会伤害全球经济和石油需求。最重要的是,美国页岩油能对价格下跌做出迅速反应,给了油价一个区间下限。因此,从这个角度看,美国页岩油能够协同OPEC一起平衡原油市场。

  对于传统原油生产商来说,油市能够拥有来自自由市场的稳定力量是一件好事,更多的人能够在50至70美元的页岩油价格区间内获得丰厚回报。在美国页岩油到来之前,OPEC是原油市场唯一的安全标杆——而眼下油市出现了另一个来自自由市场的安全标杆,就是美国页岩油。这增加了对油价的下行保护。市场其实根本性地误读了关于美国页岩油在整个原油市场中的重要的平衡作用——页岩油产业的估值应该增加,而不是减少。

  从长期来看,随着美国页岩油产量在本世纪20年代初达到900至1000万桶左右的峰值水平,美国页岩油产量的上限区间将不再是其在这个长期机制中的限制因素。在这种理想的情况下,页岩油将继续成为原油市场的一股下行平衡力量。但由于物流和地质条件的限制,页岩油可能会失去控制上行市场的能力。对OPEC和其他传统产油国来说,拥有美国页岩油的下行保护,而不让它在价格上行时大量涌入市场,是一个“天赐之礼”。

标签